第九章(4): 网络泡沫的破灭

大伟哥 提交于 2017-08-21,周一, 23:11

2001年初是互联网金钱列车结束运行的开始。美国进入了经历衰退,投资者们也开始怀疑网络业务那些高到天边的估值。在繁荣时期,一家创业公司通过上市筹集到2000万美元然后花费所有筹到的2000万美元来打造他们的品牌并不少见。作为一个媒体网站,The TechZone从泛滥的广告费用洪流中获得了极大的收益。但现在那口井正在干涸。

我一个接一个地看着所有我曾经合作过的广告平台走向倒闭破产,其中也包括Maximum PC
。有人成立了一个叫做FuckedCompany.com的网站,列出了所有进入互联网墓地的公司。在这个黑暗时期,我的收入缩水到每月只有1,500美元。我不得不戏剧性地改变我的生活方式。因为在繁荣时期,我每个月仅仅外出就餐就花费超过1500美元。

然后在2001年9月11日的早上,我起床以后检查TTZ论坛,看到一个帖子,说是两架飞机撞入了世贸大厦。突然间,我的收入的下降显得没有太大的意义了。

我让我的荷兰设计师设计了一系列的美国标志,以表明我在恐怖袭击之后对美国的支持。这些标志展示在The TechZone上,一直持续到TTZ第四代的出现。

我记得要自己开车去参加2001年的Comedex,因为我们的航空公司在Comdex开始之前的两天已经破产了。Comedex在9-11袭击发生的两个月后举办,标志着北美最大的贸易展览会的结束。两年后,Comdex死了。2001年的Comdex是非常奇怪的一届展会。安检超级严格,我们必须通过金属探测器和箱包检查才能进入。那一届的Comdex也举办了一些我参加过的最令人惊奇的聚会。我猜这是因为每个人在9-11后都需要某种释放,许多公司也举行了一些声势浩大的聚会,试图忘记我们的担忧——哪怕只是一小段时间。

在崩溃期间,我看到了很多同行网站的倒闭。其中有些是由相当优秀的人运营的,但是因为没有现金的流入,他们根本无法支付账单。我在网路崩溃中幸存了下来,因为我的网站运营成本非常低,而且在那段繁荣的时期存下了不少钱。

也正是在此期间,来自我的赞助人的救援到了。随着所有广告平台的正在死亡或已经死亡,那些硬件制造商亲自出面,从他们之前合作的网站上购买广告位。我还记得来Abit Computer的莱斯特的ICQ聊天界面。他问我一个160×600的广告位多少钱,我给他报了一个月的价格,他回答说:“我们要买一年的。”

慢慢地,我把将互联网的收入做到了每月4000美元到5000美元之间,并在多数萧条年份里保持在了这个水准。我一直在内心问自己,互联网经济会不会再回来。火车还会回到轨道上吗?然后有一天,在2003年的夏天,一个叫Google AdSense的事物出现了。

文章分类

标签

添加新评论

此字段内容将保密,不会被其他人看见。

受限制的 HTML

  • 允许的HTML标签:<a href hreflang> <em> <strong> <cite> <blockquote cite> <code> <ul type> <ol start type> <li> <dl> <dt> <dd> <h2 id> <h3 id> <h4 id> <h5 id> <h6 id>
  • 自动断行和分段。
  • 网页和电子邮件地址自动转换为链接。